云浮逆行者李茜:妈妈年纪大了,我一直告诉她我在医院值班

广东云浮市新兴县人民医院护士李茜。云浮逆行者:李茜

云浮市新兴县人民医院护士,党员,2月11日支援荆州市公安县人民医院。

我妈妈还不知道,她年纪比较大了,所以我没有告诉她。我给她打电话时,都是说在工作医院值班,因为我是重症医学科的护长,有24小时的值班工作。

我是医疗队的其中一位护士长,支援荆州市公安县人民医院,日常负责疾控、护理质量、物资方面的管理。

在我们家里,我姐姐也是一位护士长,我先生是广东新兴县中医医院的一名手术室麻醉医生,他们都很支持我,包括我的小孩,虽然有些不舍,但还是支持我来的。只有我妈妈还不知道,她年纪比较大了,所以我没有告诉她。我给她打电话时,都是说在工作医院值班,因为我是重症医学科的护长,有24小时的值班工作。

当初来到这里,因为工作需要,我们临时和当地医护人员住了一段时间的板房。省领导看望我们之后十分痛惜,立即让我们搬到酒店入住,这让我很感动、很暖心。其实,环境我们都能适应,但他们会认为我们住得不够好。之后,领导们也很关心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,即便工作很繁忙,却依然连续三天过来看我们的生活环境有无改善。

不仅如此,酒店后勤对我们的饮食也很关照,做饭会按照广东的口味,满足我们的生活需求。其中,有一位公安县的小护士,比我小10岁吧,每天我下班回来,她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带一点放到我的桌子上。

做了十多年的危重症医护工作,要说工作压力感,主要还是穿着防护服工作的压力。虽然工作量不会很大,但穿着防护服会有一点缺氧的感觉,特别是耳朵会非常痛。

下班回到酒店后,我会听听音乐,看一下APP里的运动视频。因为我有两个小孩,他们还比较小,以前在家都没有空玩玩手机,也都没看过小视频APP,来到这以后我同事才告诉我APP里有很多小视频,可以学习如何做运动、保持身材。这里没有运动的场所,也很少能够出门。除此之外,我还会写写工作日记、看看书。

如果疫情结束了,我最想做的事就是回家看看我的小孩、爱人,还有我的妈妈。要重新告诉我妈妈,我来荆州支援了,我知道她应该很支持我。我爸爸也是一位党员,虽然他已经不在了,但他也一直都很支持我。我想对家人说:谢谢你们,因为有你们的支持,我才能更好地工作!

我们中国人心连心,大家永远在一起,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!

――据李茜口述

采写:南都记者 莫郅骅 实习生 刘钰滢

摄影:南都记者 陈辉 发自荆州

Author: admin